主页讲道信息 | 福音信息 |门徒训练 | 灵修(devotion) | 翻译 | 插画(picture)  | 查经| 圣诗|  相关网站 |

 

迎访问网站,愿神祝福您。

image002.jpg

 

每日读经: 耶利米书4-6

 

你们当在耶路撒冷的街上、跑来跑去、在宽阔处寻找、看看有一人行公义、求诚实没有、若有、我就赦免这城。其中的人、虽然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所起的誓、实在是假的。耶和华阿、你的眼目、不是看顾诚实么.你击打他们、他们却不伤恸.你毁灭他们、他们仍不受惩治.他们使脸刚硬过于磐石、不肯回头。(耶利米书5:1-3)

 

 

分类

细分类

   (Audio)

简体

繁體

灵修(8/15)

耶利米书 4-6

犹大遭灾、罪孽充盈、受灾悲伤

DB227S

DB227

讲道信息

約翰二書

永存的真理 約二1-13

N24011S

N24011

短讲

尼希米記

13.為何求神記念所作之工?  13:1-31

O16133S

O16133

聖詩

林人守伴奏與獨唱

亞伯拉罕的神 238

Hymn0206

Hymn0206

讲道信息

約翰一書

信心的得勝 (影音)  約一5:1-21

N23051S

N23051

门徒训练

祷告

3. 信心的祈祷  5:13-18

B003S

B003

门徒训练

灵程五步

3. 在主里面的属天生命  8:6-13

H003S

H003

门徒训练

祷告

1. 如何学习祷告?  1:1-23

B001S

B001

插画

Lost Sheep Found

牧人找著迷失的羊

PP006

 

翻译

宣信(AB Simpson)

最美好的事

T0003S

T0003

錄影信息

圣灵

隨從聖靈的引導 14:16-26

B027S

B027

主日學

马太福音

  1. 君王的家谱  1:1-25

N01011S

N01011

 

 

 

                                       

 

传福音的见证

竭力的摆上顾约拿单 (Jonathan Goforth)                         

2/10/1859-10/8/1936

 

 

顾约拿单 (古约翰)是神为中国人预备的一位有能力、有见证、有异象的宣教士。他二十八岁来华,不遗余力地将纯正的福音传在中国的北方,带领上万的人归向耶稣,在他劳苦奔波于各地向中国人传福音长达四十六年的岁月中,他为了福音将自己和全家毫无保留的献给了主,也献给了中国人。

 

顾约拿单于2/10/1859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西部离蓝登市不远的一个农场里。祖父是英国人,父亲法兰西斯 (Francis),母亲珍恩 (Jane) 生了十个儿子,一个女儿,顾约拿单是第七个孩子。十八岁时听卡默让牧师 (Lachlan Cameron) 讲道时得救,之后读罗拔.马克西炎 (Robert Murray M’Cheyne) 的传记得帮助。马克西炎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拯救犹太人,马克西炎的见证深深地感动了顾约拿单。他决心要将他的一生奉献传道,去拯救那些失丧的灵魂。后来马偕医生 (George Mackay) 从台湾到加拿大讲道,他两年来在加拿大各地往来奔跑,鼓励青年人去台湾帮助并接续他的宣教事工,可是却无一人响应呼召。马偕感叹地说:「看起来没有一个人见到这个异象,于是我只好孤单单的一个人回去了。我已经老了,没有多久,我这副老骨头,将被埋葬在台湾的山边。最令我痛心的就是,没有一个青年人肯接受神的呼召,愿继续拓展我所开创的宣教事工。」从那时起,顾约拿单就立志要到国外去开荒布道。

 

    顾约拿单在诺克司大学念书的时候就走到大学南边的一个贫民区里叩门传福音,后来也到监狱向囚犯们传道。他在贫民区工作了两年,是跟「威廉街头布道协会」合作的。后来又加入了「多伦多布道协会」,这是一个凭信心的机构,无法供给顾约拿单一份固定的薪水,所以他的收入也就很不稳定。有时甚至连一张邮票都买不起。但是他仍然在这布道协会里工作了四年,有很多机会来经历神是信实的,神常答应他的祈求,总是供给了他生活所需。有一个夏天,顾约拿单一共探访了九百六十户人家。亨利维尔礼拜堂的一个牧师说,在那一段期间,顾约拿单每个主日除了讲三堂道以外,至少要步行十六到十八英哩的路程,这些都是神预备他去中国传道前的严格训练。

 

    顾约拿单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友,名叫夏洛蒂马可丽,他们非常要好,本来可以成为一对佳偶的。可是由于教会与教会之间,门户之见太深。马可丽小姐属于浸信会,而顾约拿单隶属加拿大长老会。在马可丽小姐看来,这是一道无法拆除的障碍,将他们俩远远地隔开,无法结合在一起。后来顾约拿单去中国没有多久,马可丽小姐去了印度传道。她在印度二十八年,后来就死在印度。

 

    但是神却为顾约拿单预备了一位最适合他的终生伴侣罗瑟琳 (Rosalind Bell-Smith)。罗瑟琳是出生在英国伦敦附近的康新登公园,三岁时和她父母一同迁来加拿大的满地可。十二岁听到布道家阿弗雷.桑汉 (Alfred Sandham) 讲道后决志,后来在「湖滨圣经研讨大会」认识顾约拿单。顾约拿单后来向她开口:「你愿意和我结合在一起,去中国传道吗?」罗瑟琳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好。」过了几天,顾约拿单又问她说:「你能不能答应我,让我把主和主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甚至于在你之上?」罗瑟琳心里面稍微楞了一下,但是却马上回答说:「我愿意。」这个回答,是要付上相当大的代价的。过了几天,她的应许马上就要兑现了,这就是罗瑟琳信心所遭受到的初次考验。顾约拿单对她说:「如果我不能够送你一枚订婚戒子,妳在意不在意?」然后他就说出他的理由。顾约拿单想将一批中文书籍和小册子带到中国去分送,钱都用在运费上面。罗瑟琳那戒子的美梦也就粉碎了,这是她所接受到的第一步考验。她在多伦多市区东面的贫民窟里,一共工作了两年,专门对那些妇女布道,得到不少宝贵的经验。那时候,她下了决心,完全放弃她艺术方面的工作,愿意和她未来的丈夫终生事奉主到底。

 

    1887年的六月,二十八岁的顾约拿单和另外一位史密斯博士被长老会全国教联会差派一起去中国。同年的十月顾约拿单被按立为牧师。十月二十五日,他和罗瑟琳在诺克司礼拜堂举行了婚礼,由他们所敬爱的巴森牧师主持。1888年一月在他们的送别会中,顾约拿单听到一个最动人的宣教士故事,对他日后靠着祷告完成宣道工作深具影响。有一对青年夫妇去非洲传道,当时的非洲被称是为白种人的坟墓,因为有不少白人宣教士都病死在那个地方。他们临走的时候,对自己教会的人说:「我们都感觉到是进入一个无底坑里去,但是我们甘愿冒这个险,只要你们国内的信徒肯以祷告来托住我们。」过了两年,宣教士的妻子和孩子都患病死了,他自己也染上了绝症,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于是他决定回国,回国后参加教会周三的祷告会,坐在最后的一排,祷告会结束后,他就跑上前去说:「我是你们的宣教士,我的妻子和孩子现在都埋葬在非洲,我回来家乡不久也要死的。今天晚上,我听见你们祷告,竟然忘记你们在海外的宣教工作。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的工作会那么失败,乃是因为你们没有在祷告上托住我们宣教的事工。」

 

    当顾约拿单开始在中国传道时立刻遭受到撒但巨大的攻击,他们所租的第一栋房子突然失火,他们才刚到山东烟台,所有的财物都烧光了。眼看着他们许多结婚礼物和画像其中有一张是罗瑟琳的父亲从镜子里对着她画的以及其它很多珍贵的东西,全都付之一炬。事后顾约拿单安慰他的妻子说:「亲爱的,不要难过,这些只不过是身外之物。」顾约拿单仍然满有信心,他虽无语言天份,但是努力地学中文,不怕艰难,终于得到圣灵的浇灌,克服语言的障碍。至于罗瑟琳,她也认为她所珍爱的那些艺术品既然都被火烧掉了,她也不会再手扶着犁向后看,而专心负起这个责任,去拯救那些中国妇女的灵魂。

 

    撒但对传道人的攻击总是非常猛烈的。住烟台学中文的那九个月,「内地会一位很优秀的教师,诺利时,在七月初为了救几个中国男孩,被疯狗咬伤了手,一个月后就病死了。八月有一位浸信会的宣教士死于霍乱,顾约拿单的另一位宣教士朋友郭比特的妻子也死于这个瘟疫。1889年七月二十四日的中午,顾约拿单的独生女儿葛珠因随他们外出到临清时患上痢疾而夭折了。布道所里的人,眼看葛珠活泼快乐的外出,竟然病死他乡,个个都悲痛欲绝。1898年的夏初,他们的小女儿葛蕾丝因恶性疟疾,拖了约一年之久,最后安静地被抱在父亲的手上,抬起头来甜甜的一笑,然后闭上眼睛,没有经过挣扎就与世长辞了。为了向中国人传福音,顾约拿单仍然勇敢坚定地面对撒但的攻击而毫不退缩,愿付最大的代价。

 

     1900年的冬天,正是义和团扰乱的高峰,慈禧太后下令给开封的知府,要杀尽所有在河南省境内的外国人。顾约拿单夫妇带五个孩子和另一些宣教士们,往中国南方撤退,一路上曾有12次被暴徒包围,顾约拿单头被打伤,几乎快要丧命,匪乱平息之后,顾约拿单立即又从加拿大回到中国河南省。虽然顾约拿单的性命几乎断送在中国,可是他一点都不怨恨中国人。他很清楚知道,中国人之所以痛恨外国人,是由于列强侵略中国的后果。福音迅速扩展,顾约拿单除了四处劳苦传道外,也面临着支持教会经济的挑战。神信实地供应他们和同工们生活上的需要。1933年的年初,他们的工作发展得很快,并朝着自立的目标迈进。1932年共有四百七十二个成年人受洗,信徒在金钱上的奉献是四千三百一十二块钱。每一个布道中心,顾约拿单去访问的时候,发现那边属灵的气氛都很高。1933年七百七十八个成年人受洗,金钱奉献八千二百八十五块钱。1934年九百六十六个成年人受洗,信徒在金钱上的奉献达到一万四千六十六块钱。如此圣灵奇妙的同在和能力印证了神差遣祂忠心的仆人来华宣教的美好旨意。

 

    顾约拿单一生的年日,除了得救以前的那段日子以外,其它没有一刻是为自己活的。他很少休息,从早到晚马不停蹄的在外面奔走,忙着布道和带领奋兴会。他到了七十多岁的高龄,仍然在中国东北一带开荒布道。最后两眼全瞎了,那时才告老还乡。他回到加拿大后也未曾真正休息,一直工作到死。

 

    顾约拿单最后的讲道是在1936年十月七日,讲题是:「圣灵之火如何在韩国焚烧。」当晚很迟才就寝,第二天早晨七点钟,罗瑟琳发现她的丈夫已经悄悄的回到主耶稣基督那里去了。顾约拿单的安息礼拜是在诺克司教会举行,时间是在1936年的十月十日。他的棺木前面摆满了鲜花,有数不清的人前来参加,对这位忠心事奉主的仆人作最后的致敬。差会的主席威尔生博士在丧礼中讲道,根据旧约论及顾约拿单一生的事奉如同合神心意的大卫一般,他按神的旨意,服事了那一世代的人就睡了(13:36)。教联会国外宣道部的秘书,阿姆斯特朗博士在葬礼致词时说:「今天是顾约拿单加冕的日子!

 

顾约拿单和罗瑟琳有十一个儿女,其中有五个是病死并埋葬在中国的。他是一位竭力奉献的宣教士,他把一切都摆上了。满清末年和民国初年,中国内地一带生活落后,环境卫生不良,冬冷夏热,交通不便,加上拳匪之乱,民众排外,使顾约拿单吃尽了苦头。但是他从不抱怨,经过四十六年的劳苦,终于在中国北方建立了31间布道所,训练了61位中国传道人,带领13,000人归向耶稣,荣耀神。

 

今天我们正需要像顾约拿单这样的人被主兴起,愿付代价,将福音传遍天下。耶稣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24:14) 让我们效法顾约拿单的信心、爱心、与忠心,接受耶稣所宣告的使命,愿意付代价,以实际行动,将福音传遍天下,迎接基督的再来。

jamessun.net E001S 孙雅各

 

 

傳福音的見證

竭力的擺上顧約拿單 (Jonathan Goforth)                         

2/10/1859-10/8/1936

 

 

顧約拿單 (古約翰)是神為中國人預備的一位有能力、有見證、有異象的宣教士。他二十八歲來華,不遺餘力地將純正的福音傳在中國的北方,帶領上萬的人歸向耶穌,在他勞苦奔波於各地向中國人傳福音長達四十六年的歲月中,他為了福音將自己和全家毫無保留的獻給了主,也獻給了中國人。

 

顧約拿單於2/10/1859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西部離藍登市不遠的一個農場裏。祖父是英國人,父親法蘭西斯 (Francis),母親珍恩 (Jane) 生了十個兒子,一個女兒,顧約拿單是第七個孩子。十八歲時聽卡默讓牧師 (Lachlan Cameron) 講道時得救,之後讀羅拔.馬克西炎 (Robert Murray M’Cheyne) 的傳記得幫助。馬克西炎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拯救猶太人,馬克西炎的見證深深地感動了顧約拿單。他決心要將他的一生奉獻傳道,去拯救那些失喪的靈魂。後來馬偕醫生 (George Mackay) 從台灣到加拿大講道,他兩年來在加拿大各地往來奔跑,鼓勵青年人去台灣幫助並接續他的宣教事工,可是卻無一人回應呼召。馬偕感嘆地說:「看起來沒有一個人見到這個異象,於是我只好孤單單的一個人回去了。我已經老了,沒有多久,我這副老骨頭,將被埋葬在台灣的山邊。最令我痛心的就是,沒有一個青年人肯接受神的呼召,願繼續拓展我所開創的宣教事工。」從那時起,顧約拿單就立志要到國外去開荒佈道。

 

    顧約拿單在諾克司大學唸書的時候就走到大學南邊的一個貧民區裏叩門傳福音,後來也到監獄向囚犯們傳道。他在貧民區工作了兩年,是跟「威廉街頭佈道協會」合作的。後來又加入了「多倫多佈道協會」,這是一個憑信心的機構,無法供給顧約拿單一份固定的薪水,所以他的收入也就很不穩定。有時甚至連一張郵票都買不起。但是他仍然在這佈道協會裏工作了四年,有很多機會來經歷神是信實的,神常答應他的祈求,總是供給了他生活所需。有一個夏天,顧約拿單一共探訪了九百六十戶人家。亨利維爾禮拜堂的一個牧師說,在那一段期間,顧約拿單每個主日除了講三堂道以外,至少要步行十六到十八英哩的路程,這些都是神預備他去中國傳道前的嚴格訓練。

 

    顧約拿單有個青梅竹馬的女友,名叫夏洛蒂馬可麗,他們非常要好,本來可以成為一對佳偶的。可是由於教會與教會之間,門戶之見太深。馬可麗小姐屬於浸信會,而顧約拿單隸屬加拿大長老會。在馬可麗小姐看來,這是一道無法拆除的障礙,將他們倆遠遠地隔開,無法結合在一起。後來顧約拿單去中國沒有多久,馬可麗小姐去了印度傳道。她在印度二十八年,後來就死在印度。

 

    但是神卻為顧約拿單預備了一位最適合他的終生伴侶羅瑟琳 (Rosalind Bell-Smith)。羅瑟琳是出生在英國倫敦附近的康新登公園,三歲時和她父母一同遷來加拿大的滿地可。十二歲聽到佈道家阿弗雷.桑漢 (Alfred Sandham) 講道後決志,後來在「湖濱聖經研討大會」認識顧約拿單。顧約拿單後來向她開口:「你願意和我結合在一起,去中國傳道嗎?」羅瑟琳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好。」過了幾天,顧約拿單又問她說:「你能不能答應我,讓我把主和主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甚至於在妳之上?」羅瑟琳心裏面稍微楞了一下,但是卻馬上回答說:「我願意。」這個回答,是要付上相當大的代價的。過了幾天,她的應許馬上就要兌現了,這就是羅瑟琳信心所遭受到的初次考驗。顧約拿單對她說:「如果我不能夠送妳一枚訂婚戒子,妳在意不在意?」然後他就說出他的理由。顧約拿單想將一批中文書籍和小冊子帶到中國去分送,錢都用在運費上面。羅瑟琳那戒子的美夢也就粉碎了,這是她所接受到的第一步考驗。她在多倫多市區東面的貧民窟裏,一共工作了兩年,專門對那些婦女佈道,得到不少寶貴的經驗。那時候,她下了決心,完全放棄她藝術方面的工作,願意和她未來的丈夫終生事奉主到底。

 

    1887年的六月,二十八歲的顧約拿單和另外一位史密斯博士被長老會全國教聯會差派一起去中國。同年的十月顧約拿單被按立為牧師。十月二十五日,他和羅瑟琳在諾克司禮拜堂舉行了婚禮,由他們所敬愛的巴森牧師主持。1888年一月在他們的送別會中,顧約拿單聽到一個最動人的宣教士故事,對他日後靠著禱告完成宣道工作深具影響。有一對青年夫婦去非洲傳道,當時的非洲被稱是為白種人的墳墓,因為有不少白人宣教士都病死在那個地方。他們臨走的時候,對自己教會的人說:「我們都感覺到是進入一個無底坑裏去,但是我們甘願冒這個險,只要你們國內的信徒肯以禱告來托住我們。」過了兩年,宣教士的妻子和孩子都患病死了,他自己也染上了絕症,沒有多少日子可以活。於是他決定回國,回國後參加教會週三的禱告會,坐在最後的一排,禱告會結束後,他就跑上前去說:「我是你們的宣教士,我的妻子和孩子現在都埋葬在非洲,我回來家鄉不久也要死的。今天晚上,我聽見你們禱告,竟然忘記你們在海外的宣教工作。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我的工作會那麼失敗,乃是因為你們沒有在禱告上托住我們宣教的事工。」

 

    當顧約拿單開始在中國傳道時立刻遭受到撒但巨大的攻擊,他們所租的第一棟房子突然失火,他們才剛到山東煙台,所有的財物都燒光了。眼看著他們許多結婚禮物和畫像其中有一張是羅瑟琳的父親從鏡子裏對著她畫的以及其它很多珍貴的東西,全都付之一炬。事後顧約拿單安慰他的妻子說:「親愛的,不要難過,這些只不過是身外之物。」顧約拿單仍然滿有信心,他雖無語言天份,但是努力地學中文,不怕艱難,終於得到聖靈的澆灌,克服語言的障礙。至於羅瑟琳,她也認為她所珍愛的那些藝術品既然都被火燒掉了,她也不會再手扶著犁向後看,而專心負起這個責任,去拯救那些中國婦女的靈魂。

 

    撒但對傳道人的攻擊總是非常猛烈的。住煙台學中文的那九個月,「內地會一位很優秀的教師,諾利時,在七月初為了救幾個中國男孩,被瘋狗咬傷了手,一個月後就病死了。八月有一位浸信會的宣教士死於霍亂,顧約拿單的另一位宣教士朋友郭比特的妻子也死於這個瘟疫。1889年七月二十四日的中午,顧約拿單的獨生女兒葛珠因隨他們外出到臨清時患上痢疾而夭折了。佈道所裏的人,眼看葛珠活潑快樂的外出,竟然病死他鄉,個個都悲痛欲絕。1898年的夏初,他們的小女兒葛蕾絲因惡性瘧疾,拖了約一年之久,最後安靜地被抱在父親的手上,抬起頭來甜甜的一笑,然後閉上眼睛,沒有經過掙扎就與世長辭了。為了向中國人傳福音,顧約拿單仍然勇敢堅定地面對撒但的攻擊而毫不退縮,願付最大的代價。

 

     1900年的冬天,正是義和團擾亂的高峰,慈禧太后下令給開封的知府,要殺盡所有在河南省境內的外國人。顧約拿單夫婦帶五個孩子和另一些宣教士們,往中國南方撤退,一路上曾有12次被暴徒包圍,顧約拿單頭被打傷,幾乎快要喪命,匪亂平息之後,顧約拿單立即又從加拿大回到中國河南省。雖然顧約拿單的性命幾乎斷送在中國,可是他一點都不怨恨中國人。他很清楚知道,中國人之所以痛恨外國人,是由於列強侵略中國的後果。福音迅速擴展,顧約拿單除了四處勞苦傳道外,也面臨著支持教會經濟的挑戰。神信實地供應他們和同工們生活上的需要。1933年的年初,他們的工作發展得很快,並朝著自立的目標邁進。1932年共有四百七十二個成年人受洗,信徒在金錢上的奉獻是四千三百一十二塊錢。每一個佈道中心,顧約拿單去訪問的時候,發現那邊屬靈的氣氛都很高。1933年七百七十八個成年人受洗,金錢奉獻八千二百八十五塊錢。1934年九百六十六個成年人受洗,信徒在金錢上的奉獻達到一萬四千六十六塊錢。如此聖靈奇妙的同在和能力印證了神差遣祂忠心的僕人來華宣教的美好旨意。

 

    顧約拿單一生的年日,除了得救以前的那段日子以外,其它沒有一刻是為自己活的。他很少休息,從早到晚馬不停蹄的在外面奔走,忙著佈道和帶領奮興會。他到了七十多歲的高齡,仍然在中國東北一帶開荒佈道。最後兩眼全瞎了,那時才告老還鄉。他回到加拿大後也未曾真正休息,一直工作到死。

 

    顧約拿單最後的講道是在1936年十月七日,講題是:「聖靈之火如何在韓國焚燒。」當晚很遲才就寢,第二天早晨七點鐘,羅瑟琳發現她的丈夫已經悄悄的回到主耶穌基督那裏去了。顧約拿單的安息禮拜是在諾克司教會舉行,時間是在1936年的十月十日。他的棺木前面擺滿了鮮花,有數不清的人前來參加,對這位忠心事奉主的僕人作最後的致敬。差會的主席威爾生博士在喪禮中講道,根據舊約論及顧約拿單一生的事奉如同合神心意的大衛一般,他按神的旨意,服事了那一世代的人就睡了(13:36)。教聯會國外宣道部的秘書,阿姆斯壯博士在葬禮致詞時說:「今天是顧約拿單加冕的日子!

 

顧約拿單和羅瑟琳有十一個兒女,其中有五個是病死並埋葬在中國的。他是一位竭力奉獻的宣教士,他把一切都擺上了。滿清末年和民國初年,中國內地一帶生活落後,環境衛生不良,冬冷夏熱,交通不便,加上拳匪之亂,民眾排外,使顧約拿單吃盡了苦頭。但是他從不抱怨,經過四十六年的勞苦,終於在中國北方建立了31間佈道所,訓練了61位中國傳道人,帶領13,000人歸向耶穌,榮耀神。

 

今天我們正需要像顧約拿單這樣的人被主興起,願付代價,將福音傳遍天下。耶穌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24:14) 讓我們效法顧約拿單的信心、愛心、與忠心,接受耶穌所宣告的使命,願意付代價,以實際行動,將福音傳遍天下,迎接基督的再來。

E001 孫雅各

 

 

 

 

 

 

 

www.jamessun.net  B002語音